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欢乐棋牌下载手机版 > 长城抗战 >

鲜为人知的战斗:1933年长城抗战始末

发布时间:2019-06-03 12:21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又一年的9.3抗战胜利纪念日就要到了。回顾那十四年艰苦卓绝的全民族抗战,我们的先辈历经无数次的战斗才取得了最终的胜利,淞沪会战、南京保卫战、武汉会战、百团大战……除了这些彪炳史册的大型战役,巍巍长城脚下还曾发生过一场鲜为人知的战斗——长城抗战。

  日本帝国主义自1931年“九一八事变”抢占我东三省后,即谋进一步侵占华北,不断向南进逼。

  1933年元月1日,日本关东军向山海关发动进攻,东北军何柱国部奋勇抵抗,长城抗战由此开始。

  1933年3月初,日军攻陷热河,进逼长城各口。南京国民政府此时正调动大军,准备在南方各省发动第五次“剿共”战争。迫于日本帝国主义的步步进逼和全国人民强烈要求抗日的舆论压力,国民政府对日采取一面抵抗、一面交涉的方针,仅派拥有三师之众的中央军第17军匆匆驰援华北前线,受命防御古北口一线阵地。

  郑洞国时任第17军2师4旅旅长。第2师由北伐时第1军3师、14师组编而成,是当时军队中战斗力很强的一支部队。

  第25师师长关麟征(左二)、第2师师长黄杰(左一)、第2师4旅旅长郑洞国(左四)等第17军将领在古北口考察地形。(此图片由台湾秦风先生提供)

  3月12日,第2师由河南洛阳千里迢迢赶到前线。担任前卫旅旅长的郑洞国,在距古北口以南三十余华里的军部所在地石匣镇匆匆领受了作战任务,未及休息就率领部队以急行军速度赶往第一线南天门阵地。

  凌晨4时前,郑洞国率部赶到了南天门,接替了先期到达的该军第25师的防务。第25师已与兵力、火力均占优势的日军第8师团及骑兵第3旅团恶战三昼夜,毙伤日军两千余人,自己也付出了伤亡四千余人的惨重代价,连师长关麟征也在近战中负重伤,部队亟待休整。

  郑洞国一接管阵地,便督率官兵整修工事,准备大战。当时古北口地区尚为冰雪覆盖,加之阵地上多半是岩石,工具又匮乏,构筑工事极为困难,事实上部队也只能凭借祖先留下来的古老长城,以血肉之躯来抵御装备精良的日寇进攻。

  日军原以为正面与之作战的是东北军,遭到第17军猛烈杀伤后,方知遇到强劲对手,不敢大意,此时正忙于增派援军,调整部署,战场相对沉寂,敌我不时有小规模交火。郑洞国常于夜间派别动队渗透到敌人后方,袭击日军小部队,破坏敌人道路,多次切断敌补给线,令日军大为头痛。

  第17军官兵向日军高地冲杀,此照片引自华文出版社出版的《中国抗日战争简明图志》。

  4月20日夜,由第2师6旅负责防守的南天门左翼险要制高点八道楼子却被日军偷袭得手,该旅多次组织反攻无效。

  次日,郑洞国受命指挥第4旅8团和第6旅11团继续反攻。在八道楼子以东五百米外光秃秃的山坳上,部队强攻整日。由于既无地形隐蔽,又缺乏炮火支持,从天明到日落,一批批勇敢的官兵们冲上去,又都相继倒在敌人密集的枪弹下,郑洞国五内俱焚。他考虑到这样硬攻牺牲太大,经请示上级,只好忍痛将部队撤了下来。

  4月23日晨7时,日军利用八道楼子瞰射之利,向第4旅驻守的南天门阵地中央之重要据点四二一高地发动大规模猛攻。敌人的飞机、大炮、战车一起出动,先以密集炮火覆盖我军阵地,继以步兵群一波接一波地向我阵地冲锋。

  我军官兵虽然缺乏对日作战经验,却都久经战阵,官兵们镇定地伏在工事中不动,待敌人接近我阵地前沿三四十米处,突然集中轻重火力猛扫,打得敌人人仰马翻,死伤枕藉。日军士兵受武士道精神毒害,且训练有素,作战顽强,一批被打倒了,另一批又嚎叫着涌上来,几度冲上我军阵地,双方展开激烈肉搏。郑洞国果断命令预备队出击,才将敌人击退。

  这样从早到晚,我军一共击退了日军四次大规模的进攻,阵地前横七竖八地躺着不少敌人溃退时来不及拖走的尸体。我军也伤亡了三百余官兵。

  长城抗战期间,华北妇女界代表来到喜峰口前线军官兵。图为四名妇女手持第 29 军战士的大刀合影。该军赵登禹部,曾以大刀队夜袭日军,令日军闻风丧胆。(此照片由台湾秦风先生提供)

  激战中,我军因火炮少,性能亦差,常常发射三发炮弹才能命中目标。但这里一发炮弹刚刚出膛,马上招来敌人排炮轰击,只好频频更换火炮位置,不敢集中放列射击。更可恨的是敌人的飞机,从早到晚在我军头上轰炸,造成很大伤亡。一些士兵愤极,就用肩膀扛着轻机枪向俯冲扫射的敌机射击。

  4月24日晨6时,日军再度发动全线猛攻,敌我鏖战竟日。第6旅阵地于当日下午一度被突破,黄杰师长急命师补充团增援,才将阵地稳定下来。25日,日军以猛烈炮火向我军实施报复性轰击,从晨至晚,终日不绝。

  经连日血战,第2师各部伤亡重大,部队疲惫不堪,遂奉命撤下休整,阵地由第17军83师接防。

  此后,日军持续发动猛攻,第83师与敌鏖战数日,伤亡重大,不得不于28日放弃南天门阵地,退守后方预备阵地。

  5月10日晨,日军再次猛攻第83师阵地。次日天还未亮,日军孤注一掷,出动五六千兵力在战车掩护下发动大规模夜袭,敌我混战一团。天明后,日军更以飞机、大炮助战,增派兵力持续猛攻。第83师伤亡惨重,全线崩溃,师长刘戡愤而自戕未遂。

  这时第2师正奉命开往后方整补。10日夜间,郑洞国率第4旅已行至密云,忽接十万火急命令,要第2师火速回援。已在北平休整的第25师也接到增援命令。

  广东女子师范的师生们,自费购买了大批钢盔、腰带和大刀,慰问第29 军的将士们。(此照片由台湾秦风先生提供)

  郑洞国立即率领部队掉头跑步向南天门方向疾进。次日上午,第4旅刚刚到达前线,喘息未定,日军就出动四五千兵力,在飞机、大炮、战车的掩护下发动猛攻。放眼望去,满山遍野都是穿着土黄色军服的鬼子,一波波地向我军阵地涌来,阵地上瞬时枪炮声大作,火光四溅。

  郑洞国身边只有不到两千疲惫不堪的官兵,且未及构筑工事,在日军疯狂进攻下,各处阵地频频告急。他意识到战斗已到生死关头,唯有与敌人拼命才能稳住局面,于是脱去外衣,只穿着白衬衫,提着手枪,带着身边仅有的一个特务排,亲自赶往枪炮声最密集的阵地上,往复指挥督战。战士们见旅长亲自上阵,士气大振,纷纷跃出工事,呐喊着向日军反冲锋,双方展开激烈肉搏。血战至黄昏,后续部队赶到,阵地才稳定下来。

  古北口一役,第17军与日军鏖战两月余,毙伤敌五千余人,自己也付出了伤亡八九千人的沉重代价,是当时长城抗战作战时间最长、战事最激烈的地方。郑洞国也由此成为最早参加抵抗日本侵略军的军队将领之一。

  第17军撤退后,当地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偷偷将我军阵亡官兵的遗骸掩埋在长城脚下。最集中的一处,在古北口镇西南,当地百姓称为“肉丘坟”,那里埋葬着五百余位壮烈殉国的抗日官兵。

  1987 年夏,郑洞国将军(右)与当年参加长城抗战的老战友覃异之凭吊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

  1987年夏,郑洞国与原第17军25师149团团长覃异之再次来到古北口旧战地,凭吊了这座已被当地人民政府修缮了的抗日烈士合葬墓,追忆往事,思念战友,两位老人感慨万端!现在,这座抗日烈士墓,已被北京市人民政府列为北京重点文物保护项目和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不仅受到精心保护,每年都有成千上万的人们前来祭拜,英烈们可以含笑九泉了。

http://fettsplace.com/changchengkangzhan/49.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